书趣阁_笔趣阁 > 农门猎女 >第350章 回北关(大结局)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350章 回北关(大结局)

    翌年春二月,云安昊周岁了。

    热闹的周岁宴自然得到八方亲朋祝福,礼物堆积如山,令云靖宁有些羡慕,骂臭小子比他这个老子还富有。

    “嘚嘚!噗!”云安昊讨好地朝云靖宁伸着小手,嘴边吐着泡泡,小脸上却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因为孩子喊爹又求抱,瞬间融化了云靖宁心,张臂将他抱了起来猛亲了几口。

    孩子咯咯地笑着,又指着外面:“马!”

    原来是要让他带出去玩耍,真是个有目的才示好的臭家伙。

    云靖宁哭笑不得,只得和林燕娘打了声招呼,就将孩子搁在脖子上,带着他出门溜达去了。

    小家伙开始咿呀学语、蹒跚学步后,最喜欢的就是哄着爹爹带他往外跑。

    有时抱着骑马在花园里溜达,有时就直接架在脖子上,去找哥哥姐姐玩耍。

    这时候通常都是林燕娘最轻闲的时候,不用带孩子,就忙着扒拉算盘,看着帐本。

    这就是她这半年多来最常做的事情,已俨然化身为女老板的架势。

    她对生意的独到见解和对帐目的一套算法,别说外头的大小掌柜们佩服不已,就连府里其他人也是很欣赏。

    除了仍不往来就仿佛没这儿媳妇的蕙春郡主,再不派人来静轩喊人。

    而云靖宁自放弃要回自己产业后,也从不去琼玉院,更不许林燕娘过去。

    母子虽不算翻脸,却一直在冷战中。

    这样的消息到底没有再往外传,外头的人还当云军侯府已恢复和睦。

    只不过云安昊周岁这天,蕙春郡主再是任性,也不得不出来招待客人,以免真正不和的消息传了出去,她要被母亲责骂。

    客人一走,她立刻说累了就回去琼玉院,晚饭都没出来吃。

    至于林家人在府中长期住着,她虽抱怨过,但没人听她闲话,最后也就眼不见为净了。

    林平安一直在帮着闺女盘帐,每天也很忙,林宋氏就帮着带外孙,都没有闲着。

    林雪六岁了,也跟着云七读书认字,云七有个小几岁的乖巧可爱妹妹,欢喜不已,俩人相处下来感情已很好。

    又是一年过去,云家酒楼已开到了三十家,且每一家都开始盈利,并且渐渐有了名头,被南来北往的客人称道。

    林燕娘见酒楼稳定下来,这才开始计划开干货铺子的生意。

    每一家有他们酒楼的地方都增加一间干货铺,再从当地猎户手中收货,野味供酒楼,皮毛供干货铺。

    她也不贪多,和开酒楼一样的方式,先从京城开始起步。

    将一间或两间铺子日常稳重下来后,再将放在这铺中培养熟练的大管事派向各地,开始无限复制京城这边的铺子经营方式。

    再根据各地实情不同而进行微调,有目的、有章法、有应对,有条有理地进行着拓铺经营。

    云府众人这一年多来是看着她张罗这些买卖的,也看着她将生意渐渐撑了起来,都佩服不已。

    众人也才明白过来,为何云靖宁那么快就放弃自己原有的产业而懒得跟母亲计较,原来他有能力重新开始、白手起家。

    他还有个能干的媳妇。

    转眼云安昊满了两岁,已经能蹬蹬地满地跑了,喊爹娘也口齿渐渐清晰,只不过话不多,吐字简洁。

    但云靖宁和林燕娘都发现,他们的儿子年纪虽小,但性子腹黑,很是会讨人欢心,总把人哄得围着他来转。

    除了看到他就没好脸色的蕙春郡主,做为祖母,竟从未抱过这孙子。

    云安昊似乎也有觉察,平日里遇到祖母,除了抱拳行礼,根本不亲近,就连本来笑容灿烂,也会突然变得安静起来。

    反而是老侯夫人很喜欢这个小曾孙,常常会在他去请安时就留了下来,呆到中饭之后才送回来。

    终于在中秋之前,云靖宁请求回北关的折子被批了下来,皇上同意他回北关三年,也同意同行的有云五云六。

    云五是要去接替三哥将来戌边任务的,因而皇上准的是三年,三年后足够云五独挡一面,而将云靖宁调回京城。

    这是云军侯强烈要求的,因为三年后,云安昊该启蒙读书了。

    接下来,云靖宁开始安排出京事宜,林燕娘抓紧召开管事大会,安排大管事主持京城生意总揽,再确定巡铺管事,大帐房等人手。

    她很清楚,生意越做越大、铺面产业越来越多时,她并不缺底下的小管事和伙计们,缺的是有能力处理各种事宜和临危应变的人才,以及忠心事主的大帐房。

    这也是她从铺开第一家生意时就开始积极培养的最重要事情。

    两年来已见成效,只不过这时候她坐镇京城,以后却远在北关,形势不同,这帮人手还需要提炼提升。

    中秋节。

    上午云靖宁带着林燕娘和孩子还有云五云六一起进宫辞行,中午在长公主府吃饭,晚上在清风堂,一大家族人都到齐了,既是家宴,也是饯行。

    蕙春郡主红了眼眶拉着云六不放手,然后瞪着神情漠然的云靖宁,突然啕嚎大哭起来,弄得云六很无措,一家人都看着她。

    但没人安慰她,就这么默默看着,直到云安昊也哇哇大哭起来,哭得比自己祖母还大声,还眼泪如雨飞落而下。

    云安昊一哭,让他的小哥哥小姐姐们也很无措,都跟着哭了起来。

    孩子们这一哭,到让蕙春郡主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她一个祖母,难道还要跟孙子辈们一起哭不成?只得呜呜咽咽地止了哭、抹了半天泪,才眼睛通红地看着云靖宁。

    “你的产业都给你,你把朗儿留下。”

    原本故意卡着不给,就是回敬这儿子的不孝,如今主动交出来,却是为了挽留另一个儿子不要离开。

    “我的产业,按云家祖制,本就该给,是母亲一直仗着郡主身份违背云家家规,视祖母要求如耳边风,也不过是仗着郡主身份压人罢了。”

    云靖宁神色淡然地开口,既不说要、也不说感谢,只是指出事实。

    “小六的事情,是皇上同意让他去北关军中锻炼,身为云家男儿,这本就是我们每一个兄弟都会走的路。”

    “便是今年不去,明年也会去,明年不去后年也会去,母亲不能因为自己舍不得,就将云家子弟变成折了双翼的小鹰,只能养在笼子里。”

    “你!你这个不孝子,你是故意的!”

    蕙春郡主见云靖宁不肯,气得浑身哆嗦,又哭了起来,她将幼子紧紧抱在怀里不肯撒手,哭声悲切不已。

    那边云安昊刚被娘亲安抚得好点儿了,见祖母又哭,于是他又大哭起来。

    到像是杠上了似的,让林燕娘很是无语。

    这小家伙脑瓜里想的啥?在嘲笑祖母爱哭吗?

    “小六也快十五了,去北关历练一下有什么不好?母亲想他,回京快马也就月余。”

    “又不是去打仗,就说打仗也还有兄长在前头呢,还能怎么着他了,母亲哭得好没道理。”

    云靖宁就事论事,语气平平。

    蕙春郡主还是不同意,哭个不停。

    云军侯也不理会,直接就走人了。

    还是云靖扬有些不忍,便开口劝道:“母亲,你忘了三年前小六就跟着我去了北关么,这一走也是近半年呢。”

    “当时与北漠还在打仗呢,他都跟着我和老三在大营里呆过了,是见过战场的,何况如今天下太平,他又大了三年,正是他历练的好时候。”

    听了长子的劝说,蕙春郡主情绪才渐渐平静下来,抬头仔细端详着幼子,见他确实已长成了英武少年。

    而云家的家规,每一个满了十五的孩子都是可以去军营历练的。

    长大是这么过来的,老三更是自己跑出去的,如今老六……

    在她嫁入军侯府时就知道会有这一天,最后只科咬牙提出最后要求。

    “行,为娘准朗儿去,但过年必须回来。”

    “母亲,要不你明天进宫和皇上说说去?”

    云六抖了个机灵,打算先安抚住母亲,等他到了北关若是不回,母亲又拿他有何办法呢?

    五月端午之后,新帝登基,如今的皇上是当年的太子,也就是四姐的公公呀。

    太子登基,太孙为太子,如今的四姐已是太子妃呢。

    新帝登基,四方来朝。

    北漠在当年损失了一大批贡品却没能嫁出公主,之后一直很低调,但据秦将军府密报,北漠最近又在蠢蠢欲动,企图夺回阳城。

    因而云靖宁上折请求回北关,他为镇北将军,镇守北方安宁是他的职责,这时候回去也好威慑北漠。

    新帝自然会同意,也决定放云五去历练一下,累积一下军中实战和身为将军应该如何处理各种军务的经验。

    云六?去安前马后当小兵磨砺心性和见识的。

    可这位未来小兵却莫名说动了母亲,总算是止住了一场闹腾。

    第二天清早,出行之人早早用过早饭,去辞别了祖父祖母,只不敢心动母亲,以免耽搁时间。

    林平安也带着妻儿一行向老侯爷和老侯夫人磕头辞行,云军侯亲自来送,全无一个身份尊贵之人的架子。

    天未亮,众人叫开了城门,披星戴月出东门而北上。

    这一趟走得比当年南下时快多了,趁着秋高气爽天气凉快,孩子也大了,一路不是坐车就是骑马,队伍行进迅速。

    周清周扬也学会了骑马,经历了京城两年多生活后,性子也变得沉稳而应对得体,多了几分真正的公子气质。

    因为在京未归,周清去信与父亲商量之后,决定不急着应试,等这次回北关后,明年再下场,准备充分,希望一举考过。

    而周扬也决定去科场见见世面。

    林灿年纪还小,但他却想跟云六一起去北关大营中历练,云靖宁已经答应了,打算让他先从养马开始历练。

    至于林杰,一如他小时候的梦想一般,读书之余最有兴趣的就是跟着姐姐学算帐,对帐房那一套早已了然于胸。

    他说他还太小,就不去兵营中给大家添麻烦了,他就在铺中帮姐姐。

    云靖宁见他们兄弟各有意愿,自然都满足了他们,林燕娘对此也没阻止。

    弟弟们从小就懂事,他们选择了自己要走的路,自然是支持他们。

    出了京城一路遇到山林时,云靖宁还会带着他们去山里打个猎,弄些野味回来吃。

    三年前急着长大、急着上山打猎帮姐姐分担的少年兄弟,这两年多来并未落下箭术,还学了刀枪剑棍,功夫更好。

    在京城时也跟着姐夫去城外打过两回猎,如今到了野外更显身手,一个个都开心不已。

    ……回到北关时已是霜降前后,立冬之前,北关城因为他们的到来也跟着沸腾起来。

    镇北将军云靖宁回北关的消息并不是秘密,因为云靖宁没让秦将军府隐瞒,而是希望这个消息传出去,让各种探子传回北漠,甚至北苍。

    当年征北大将军的赫赫威名,早就在北地威震半边天,这名头不用白不用。

    北漠的野心涌动迹象,若能和平解决自然最好,真要再开战,也适时让云五上战场练手了。

    一行车马进城,秦将军府来接的是秦湛,当年赶在年关前他就回到了北关,这两年来也历练成威武小将军了。

    一路往林家铺子行动时,路边也有不少人行礼问候和看热闹,而秦湛也并骑而行禀报了近来的事情。

    为防止北漠突袭,秦端又去了阳城,秦磊又去了白花关。

    有他们亲自驻守,两地还没有真正开战,但据探子军报,北漠确实有频繁调兵迹象。

    云靖宁没有进秦将军府,而是先回了铺子。

    他们回京后,酒楼那边自有掌柜和管事,干货铺这边则是林老爷子和林学善掌着,原来秦家调来的那掌柜已离开。

    两年多下来,林学善已熟悉了干货生意,铺子在他手中经营稳定,已在赚钱。

    何玉琴生了个儿子,如今她也带着孩子搬到了这边铺子里住,俨然是铺中女主人。

    林银花和林杏花隔年也搬到了铺中,除了方便照料起居,也是长长见识,毕竟生活在北关不比大溪村里,为的是将来好找婆家。

    林金花也在隔年生了个儿子,仗着她自己还未意识到的堂妹家的势,一举在王家站稳了脚跟,以为和姑母一样好命而沾沾自喜。

    直到周清周扬在家书中说了表姐夫的真正身份,周福全差点吓坏了,之后就是狂喜。

    他一边回信让儿子们留在京城好好学习、一边骂了林玉娇一顿就急忙跑到林家铺子告诉岳父这一消息。

    林老爷子和林老太太也是吓了一大跳,随后竟是抱头大哭,为自家儿孙竟然误打误撞有了这样大造化而激动不已。

    消息从周家传到林家,从林家传到何家,自然在镇上的王家也很快就知道了,王明良也是吃惊之余狂喜不已,暗道自己捡了个宝。

    到是林金花知晓后吓白了脸,第二天就跑回家去找爹娘哭,说林燕娘当年就与她关系恶劣,如今成了将军夫人,怕不是要回来找她算帐?

    林姜氏也是吓坏了,就怕林燕娘回来找她报复,为此还病了一场。

    大溪村里百姓也才知道云三竟然有这样大来头,猎户们更是一时笑一时骂,笑云三藏得深、骂云三才是那个禁猎祸首。

    大溪村里沸腾了好几天后,才又归于平静。

    所有人心里却都在想,林燕娘嫁了个将军,以后在京城都过着风光富贵的日子,成为大户人家夫人,以后他们还会回来这里吗?

    关外的穷山沟里,大山脚下一座穷村子,不可能再回来了吧……

    谁也没想到,林燕娘和云三不但回来了,还很快就回到了大溪村,带着他们已经两岁半的机灵可爱的孩子云安昊。

    林平安一家也都回来了,就像出去赶了个集一般,平平常常地回来了,打扫屋子、挑水、收拾厨房,当天就把饭做起来了。

    村里人都跑了来,看着他们如当年一样,竟忍不住怀疑,这真的是几年过去了吗?

    云靖宁被猎户们围住了,却忙着教云安昊认人,让他一个个喊人,可把大家都乐坏了,而一如当年和气的云三,也让大家疑惑。

    这真的是威震北关的大将军?

    直到三天后、十天后,村里人看到林家人和云家人都还在,看到林燕娘和云三在山林里砍柴,林灿在背柴、林杰抱着小外甥在送茶水……

    大家不禁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他们当年真的离开过?


  http://www.nkgtdr.cn/txt/109532/316173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nkgtdr.cn。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
下载app送1888彩金 福彩p62最新开奖 投资证券股票 吉林快三预测一定牛 北京快3助手手机版 基金的资产配置划分 钢铁板块股票分析 江西体彩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查看贵州快三走势图 招商地产股票代码 牛盛配资 海南4+1彩票规律 快盈盘配资 福彩3d开机号今日 宁夏11选5在哪里可以买到 11选5与百家乐 山东11选五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