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祖宗在上 >第三百四十九章 老千层饼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百四十九章 老千层饼

    过去半年的时间里,潘过惇已经调查出来了不少疑似是无面会掺进北上的朝廷军队中的人。

    而他现在有点慌的是,他最近被调到了一个新的防区。他愕然的发现,在这片防区中,几乎全是北上的朝廷军队在负责。

    他自己处于偏西的位置,是防线的第二层;他东面同为第二层防线的那支修士军团,三四百人的样子吧,是他和一些隐秘的潜伏在朝廷军中的锦衣卫探子,前段时间确定下来的一个可能被无面会掺进沙子的修士团;在他们这两个修士团的前面,也是充当防线第一层的那两支修士团,也一样,或者是领导人、或者是其中的重要人物,有可能是无面会的人。

    当他看清楚这一点之后,一身冷汗。

    那些人并没有被完全确定身份,但是以现在的情况看来,他们是确确实实是无面会的人,恐怕已经没跑了。

    虽然,无面会并没有联系过他,他也暂时还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但是仅仅这样而已,他就已经能够感觉到,无面会一直谋划的事情,搞不好是要发动了。

    探查出来无面会到底要干什么,这一点很重要,但是要等到那一刻却有可能会太晚了。

    查还是要查的,但是在查之前,这件事情肯定还是要先往上汇报一波。

    当天夜里,他就得到了回复:

    “我知道了,耐心等待,如果无面会有联系你,照做就是了。”

    这个回复,让潘过惇安心了不少。

    带着军团里的修士,将一波前面防线放过来的白鬼给全给宰光了之后,他回到了据点,自己的临时房间里,掏出灵石,开始修行。

    对于修士来说,这是日常,哪怕是在战争之中也一样。闲的没事、待命、守卫的时间,那就进入到修炼状态,哪怕是一点碎片的时间,也最好利用起来。

    没有这种心态的修士,很难走到后面。这点碎片化的修炼时间,可能对修为带来的帮助,没有长时间的静修、闭关来得大,但却也是一种态度的体现。这代表了该修士,确确实实把心思放在修炼上了。

    可在他刚刚进入到入定的状态还没多久的时候,他就听到了自己的窗口,有些许动静。

    不是很深入的修行,倒也不会对外界一点感知都没有。

    他睁开双眼,走到木屋的窗口,将挡风的木栏窗推开,一只黑色的乌鸦,就扑棱着飞了进来。

    他当下率领的修士团,驻扎的据点是一个新建起来的木寨,分到他手里的四百名修士皆在。哪怕是在深夜,一只普通的乌鸦,想要飞进木寨,来到他的窗口,那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潘过惇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当然并不是普通的乌鸦,这应该是无面会中的某位的手段,之前无面会隐秘的跟他进行的联系,也是通过这只乌鸦来进行的。

    “明日午间之前,放开防线。”

    那乌鸦张开嘴,竟然说起了话来。

    “为什么?”

    “无需多问,你也可以不放开,不过死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威胁我?”

    “不是,只是明天会有你应付不了的敌人,从这里通过,我只是好意提醒罢了。你要是让开了,往后朝廷也怪不到你头上,两只白鬼皇,你们不愿意去送死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明日会有两只白鬼皇从我的防区通过?为什么……”

    “别多问了。你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放开防线,这么简单而已。不过,以防万一,我今天会在这里陪着你,免得你提前把这件事情说给不该说的人听。”

    “我明白了。”

    一人一鸦,不动声色的在屋内静坐。

    漆黑的环境下,听着窗外北风呼啸,气氛很沉闷。

    潘过惇的心里,其实挺着急的。他的心里动过念头,是不是要将眼前这只乌鸦给宰了,然后将消息尽快的传上去。这乌鸦,除了可以无声无息的飞行、可以说话之外,就没什么别的神异之处了。

    但随即他又想到,这乌鸦是好弄死,随手的事情,可乌鸦既死,这乌鸦背后的修士,自然而然也就会得到消息。

    到时候,会有什么变化,那就不好说了。

    暂时按捺下动手的想法,他开始在思考,无面会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明日会有两只白鬼皇从他们这里通过,周边防区,全是无面会的人,那么很有可能,这两只白鬼皇,将有可能不触发任何战斗,无声无息的从这里通过。而他们如果真的一点消息不回报的话,后方的雪州军团总部,将会什么消息都无法得到。

    而且,再往深处一想……他们这第二道防线的后面,就距离渔阳郡的寒露县不远了。而现在,陆氏一族中新生的那位金丹修士,也就是陆朝熙,正坐镇寒露县中,负责渔阳郡前方的这一整片防区。

    两只白鬼皇,悄然无息的到了寒露县的脸上,会发生什么?

    无面会想借刀杀人,利用白鬼南下,干掉陆朝和?!

    可能还不仅如此。陆朝和一死,两只白鬼皇在渔阳前线闹起来,这一片的防区怕是要彻底崩坏的。大量的白鬼南下,突破防区,是能够长驱直入,让整个渔阳郡都崩乱。

    到时候,最好的结果是雪州防线能够抽调力量,将这些突破防线南下的白鬼绞杀在渔阳一带。但尽管如此,整整一个郡被搞得稀巴烂,必然会让整个雪州元气大伤。

    而据潘过惇所知,雪州刚刚被陆家收服。要是搞出这么一回事,雪州必然对陆家离心离德。

    这还是比较好的结果。

    要是坏一些……想都不敢想了。

    潘过惇准备动手了。哪怕是自己的身份暴露,后续甚至可能会遭受到人身危险,他也要将这个情报给传递出去。

    倒也不是他现在就对陆家有多么的忠心了,只是这个双面间谍当起来,他是越来越觉得,无面会不管再怎么闹,在大燕也是无根之木,李氏皇朝已经必不可复兴了。要抱大腿,还是陆家这条腿结实一些。

    想来,自己传递出了这么重要的情报,往后陆家总不能亏待老子吧?

    眼睛盯准了那只乌鸦,只要探出一点点灵力,他就能够瞬间将这只不过是信使的乌鸦给弄死。然后,马上他就可以放出传信金剑,将这个情报传给他的上线。

    但在即将动手的一刻,脑壳中灵光一闪,又让他按捺下了这个想法。

    刚刚,他想到了之前,他的上线给他的传信:

    如果无面会有联系你,照做就是了。

    这是上线说的。

    啥意思?

    他冷静了下来,又仔细盘算了一下,惊觉:老子差点误了大事!

    搞不好,上头已经知道了无面会的谋划了吧?否则,之前上线联系他的时候,为什么没说继续探查、回报消息什么的,只是让他按照无面会的指示照做?

    再进一步,妈的老子要是把这乌鸦宰了,让无面会警觉起来,误了大事,上面会不会以为我其实投靠了无面会,故意这样提示人家,让对方不踏入陷阱的?

    “嘶,无面会到底在哪一层?上面又在哪一层?关键老子特么应该在哪一层?”

    这个千层饼,该咋吃啊?

    潘过惇陷入了无比的纠结之中。

    ……

    一夜过去,潘过惇也纠结了整整一夜。

    天蒙蒙亮之时,他终于做出了决定——赌一把,不杀乌鸦,按照无面会的指示做。

    反正,这是上头之前给他的指令中说的,他忠诚的执行了。就算最后出事儿了,人家无面会在千层饼上更高一层,那这个锅,也轮不到自己背。

    我只是执行命令,按无面会的指示行事,是你说的,要怪也只能怪你没人家层数高。

    潘过惇什么消息都没有往外传,跟那只乌鸦大眼对小眼,枯坐一夜。在天亮之后,他起身,下令军队启动,放开了这个据点,向西侧移动。

    众多修士,并没有什么人,质疑这个命令。他的部队,组成的人员基本都是他从南边带来的渭阳郡兵,是他的直属部队,本来就跟雪州、跟飞云州关系不大。老上司说什么,那就做什么,根本没人会多嘴。

    哪怕,有人看到了那只一直跟在他身边的乌鸦,也没人多说话。

    正午时候,乌鸦在他耳边轻语,道:“做得不错,等回到冀州,我们会再联系你,到时候我们共襄大业,谋朝篡位的陆家,必定当不稳这个皇帝!”

    “但愿如此。”潘过惇镇定的回了一句,然后就看到乌鸦高飞离开,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确定周围已经没有什么监视之后,潘过惇也懒得再演戏了,脸上展露出了忧色。

    感觉距离已经差不多了,他下令修士们停下,然后自己高高飞起,目光远远的眺望向之前自己的那片防线。

    稍稍过了一会儿,在他的感知中,隐隐有两股令人厌恶的气息,从他之前的防线那片区域出现,然后又很快的离开。

    虽然因为距离太过于遥远,让他的感知断断续续的,但是毫无疑问,能够在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下,还能够让他有所感知的,那源头必然十分强大。

    那乌鸦所说的两只白鬼皇,出现了,并且已经从防线的第二层通过,直奔寒露县而去。

    “这些白鬼也是真够听话的……不知道无面会使用了什么办法,可以操控白鬼皇的行动……不对,应该不是操控,无面会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操纵实力相当于金丹期修士的邪魔,不然他们就去极北冰原上抓邪魔给他们当打手就好了。不是控制的话,或许是某种引诱手段?”

    “不过管他呢……唉,希望陆家能够应对好吧……不然我这知情不报的罪名砸下来,也是有够麻烦的……”

    静静的在原地等了差不多一个多时辰,一道金剑,从远处飞来。

    潘过惇顿时提起了心思。

    金剑还未到手,但看样子,应当是军令。

    探手,将金剑收下,他深吸了一口气,神识探入其中,一条新的命令,展现在了他的神志之中。

    “收拢你防线周边所有军团的指挥权,不听命令者,斩之。”

    “封锁你处防线,不准许任何活物通过。”

    这条命令,让潘过惇心中一震,随即大喜,甚至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看来,上头果然是比无面会在更高一层的。

    两条命令,潘过惇大约也能够猜到其中的深意。

    虽然不知道寒露县那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毫无疑问,上头是有所准备的。那边,恐怕已经给白鬼皇、给无面会准备了一个大宝贝。

    而自己收拢军团、布置封锁线的工作,显然是要负责收尾了。第一条命令是要清洗内部;第二条命令,是别让人跑了,扩大战果。

    当然,在周边防线,除了他之外,还有三支疑似是被无面会影响到的军团,而且其中两个都有启明修士带队。如果硬来的话,自己这里不一定就打得过对方。

    但想来,上面会给她这样的命令,那必然也是有所准备的。

    谁知道,其他的团队中,是不是也有跟他一样的角色存在呢?

    既然命令到了,他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当即向全军下令,开始动了起来。

    他先向北,找上了原本应该在第一道防线西侧的军团。这支团队中,并无启明修士存在,他很顺利的就靠着军令,将那三百多人给收入了麾下。

    至于在这支军团中,被怀疑投靠了无面会的,一共有三个,全让他给绑了。

    人倒是没杀,这是以后交给锦衣卫去处置就好,他只用把人抓着就好。

    而随后,他分兵两部分,以可靠的心腹手下,就地布置封锁防线。自己则带着百来人,向东而去,收拢另外两支军团。

    到地方之后,这两个军团也被他不费什么力气的给收下了。

    其中一个,他到时,其内那个疑似投靠无面会的启明修士,已经死了,下手的是锦衣卫暗藏的一位启明期高手;另一个,被围起来之后,干脆自缚双手,投降请求宽大处理。

    他这边接到的第一条命令,至此为止,也就大体完成了。接下来,就是尽可能锁住此处,不让敌人向北逃窜。

    遥望南面,也不知道寒露县外,到底发生了什么。

    ————

    4k

    还欠11k,大家晚安


  http://www.nkgtdr.cn/txt/111052/316173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nkgtdr.cn。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
下载app送1888彩金 黑龙江22选5中奖规则 江西多乐彩任三遗漏 甘肃11选5前3直遗漏 河南省481走势图 体彩陕西11选5 体育彩票七星彩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19210 走势图预测 体育彩票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app 11选5杀2个100%技巧 支付宝定期理财保本吗 福建快三走势图一定牛下载 今晚开什么特马 资料 山东11选5一定牛遗漏统计 正版白小姐四肖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