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穿书后我把剧情玩坏了 >第二十六章 救救我杀了我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六章 救救我杀了我

    她又摸了摸其他人的鼻息,更加确定了不是她所想的同归于尽,而是被人使了瞌睡蛊。

    方才在牢中,非夜的确听到了外面的打斗声,不过没多久就安静了下来,他以为是御影司已将柳清玄派来的杀手拿下,不想却见到这样的场景。

    “瞌睡蛊?”他疑惑道。从未听闻,不过迷魂散他倒是知道的。应是同等作用吧。

    对于此蛊的来源,应如是可要比他知道的多。

    不说应先生断毒能力,除了毒的作用,毒的名字,连毒的缘由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就原著里最喜欢弄这些稀奇古怪的蛊虫的,怕就只有……

    毒君了吧。

    然毒君出场,身后必定是财大气粗的雇主,毒君从来不以感情用事,只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如今这么一大手笔地毒晕一片人,想必是雇主出了巨款,才让他不吝啬手里的蛊虫,钻进这些人的耳朵里,足以令他们昏睡个三天三夜。

    应如是想了想应先生平时交际的人,虽都是商贾富绅,却没哪个能在他落难时还如此破费相救的,那么雇毒君出手的,便就只可能是非夜的人了。

    非夜是御前侍卫统领,认识的人大多都是权贵,请个毒君应该是请得起的。虽然他一张冰块脸,不像是朋友多的样子,但书里,公主楚昭的弟弟楚言,也就是未来登基为帝的楚昭的傀儡,与他关系倒是不错。

    可楚言远在京都,怎知他们入狱的消息?而非夜护他姐姐不力,有着严重姐控的大皇子楚言,就算非夜与他交好,也不可能饶过非夜。

    怎会雇人救他?

    莫是非夜还有什么书里未写的好友?

    或是幼时收养他的白老爷?

    脑中乱猜,不如直接问道:“是来救你的人做的吗?”

    非夜却也疑惑着神情:“不知。”

    但他明锐的眸,紧接便能扫出躺在地上的人里,没有沈深。

    沈深既设计在此埋伏抓柳清玄现行,怎能自己缺席?而他若是没被蛊虫毒晕,也不可能不顾牢中的应如是和非夜,就不见了。

    除非沈深很自信自己的计划无一遗漏,便只待在某处,边喝着茶,边等待手下人截获贼人的消息传来,然后再将贼人带至柳清玄面前兴师问罪。

    可这不像沈深的作风。

    即使不解,但此时的知州府衙,寂静得可怕。

    不想那么多,应如是却是摸向西边的两个牢房。

    完全不顾非夜道的:“小心陷阱,莫要乱跑。”

    因为顾澜君提醒的她,她被抓入狱,那她应府中的人也必受牵连,在抓捕他们之后,柳清玄必定派人围了她应府,不过没有圣上旨意,他也不敢随意处决。

    那么只能与他们一样,先押回大牢,等待圣上裁决。

    知州府衙一共有三处大牢,一处便是关押重要钦犯,也就是她和非夜的,特等监狱。

    还有两处便是关押死囚犯的死牢以及普通犯人的普通牢房。

    她府中人,无论怎样都是跟她一样免不了死罪,故而关在死牢的可能性更大。

    于是她先是摸进了死牢里。

    却不像非夜所担忧的,会有什么危险。反而牢里空无一人。

    应如是又慌忙地跑去隔壁普通牢房,也一样空无一人。

    沂州知州府衙大牢内,不可能连一个犯人也没有啊!

    莫不是毒君使毒劫狱,劫的不是他们?

    不然也不会就见守卫晕倒,却没人管他俩。从牢房里出来,都是靠的自救。

    如若没有非夜的开锁神功,恐怕还在牢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呢。

    应如是悲催地有些失落,还真的是配角,逃狱都是沾的别人家囚犯的光……

    不过,这毒君是收了个套餐包吗?牢房里的人全部打包带走,就剩他俩不要。

    她跟非夜,是有多么没人要啊。

    而她应府上下,有没有被关进来,她还犹未可知。

    毕竟不能保证逃出去的,有她应府中人。

    想要知道,便只有找到柳清玄,问个清楚了。

    而非夜,逃狱出来,自然也不可能放过逼死公主的狗官。

    柳清玄今晚派出人,不是在府衙后堂等待消息,便是在他卧房等待消息。

    找出他不难。

    被别人收拾过的府衙,完全让他们不用顾忌会有官兵,应如是甚至有些躺赢的感觉,更是马不停蹄得前往府衙的后堂。

    后堂的门窗紧闭,却是有烛光透出来,想必柳清玄必定在里面。

    可在应如是上前推门时,非夜却拦在她身前:“里面有动静。”

    应如是却是没听出来什么:“什么动静?”

    非夜凝眉:“好似许多爬虫蚀咬肉质的声音。”

    有密集恐惧症的应如是听了浑身一麻:“你可别吓我。”

    然后在非夜谨慎的推门之下,接下来的景象,足以让应如是半个月不敢再吃肉。

    一群如蚂蚁一般的黑红色小虫子,在一身深蓝色官服的中年男子身上爬着,衣服被咬破地绽开血肉,虫子从他的皮肤钻入他的肉体,然后再破出,露出的双手和脸上,已无一道好处。

    若不是那身官服,以及都这样了还没咽气地,气若游丝地喊着:“救……救我……”

    应如是根本认不出来,这是柳清玄柳大人。

    她虽是见不得那些虫子在他身上爬动,但还是忍不住地上前嘲弄一番:“没想到柳大人得罪的人还不少啊,不用我们动手,就已经有人先下手为强了。”

    “毒……毒……”

    应如是自然知道他接下来说的是毒君,因为天底下除了毒君,谁还会用这种方法折磨人。

    毒君这回的雇主,定是极其痛恨这个柳清玄,不然也不会不直接了断他的性命,反而用这最缓慢的速度,让最令人折磨的蚀心蛊,在他身上慢慢蚀食肉体死去。

    蚀心蛊每在身上咬一口,便如万蚁钻心。故而才叫蚀心蛊。

    听说这蛊虫能在人身上咬上七天七夜,还不会让人断气。

    通常断气不是饿死,就是自杀。

    可这毒君却在他身上又下了一种,令他浑身不会动弹,并感官放大几倍的蛊虫,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眼睛睁得大大的,见求救没用,便又道:“杀……杀了我……”
  http://www.nkgtdr.cn/txt/114269/290773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nkgtdr.cn。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
下载app送1888彩金 日经道·琼斯股票指数 德国对葡萄牙澳门足球指数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a贵丰配资 朗姿股份股票 湖北十一选五 升利配配资 球探体育即时比分 吉林快三 51配资 国盛配资 浙江十一选五 股票融资平台可靠吗 优掌柜配资 重庆快乐十分 配资平台导航 北单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