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暗中交锋

    两日后

    北倾洛想起储物戒内没了她需要的草药,便想着出宫去买,却不曾想欧阳兰突然到她寝室里。

    “洛洛,这两日待着可是无聊了?”

    “有些”

    “那……要不要舅母带你去逛逛?”

    “舅母”北倾洛并未正面回答她,犹豫了一会儿才道:“我想出宫”

    “不行!”欧阳兰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她,“宫外太危险了,若你出了意外可怎么办?”

    “舅母,您莫不是忘了我身边还有暗卫?”

    “可是你的身体允许你出去吗?”

    “舅母放心,我这身体虽活不久了,但如今出去走走还是可以的”其实说来也有些奇怪,据药老的诊断,她也仅剩一年的寿命了,身体应该越来越差才对,但她却无端感觉身体相较于她刚醒那会儿好了不少,行走一两个时辰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欧阳兰犹豫许久,叹了口气,最终还是答应了。

    想起洛洛封闭在傅家多年,如今好不容易出来了,不出去走走也挺可惜。

    “记得带上藤儿啊”

    “知道了舅母”

    ······

    半个时辰后

    一个身穿白衣、面带白纱和一个身着青衣的女子出现在繁华的大街上。白衣女子的清冷神秘和青衣女子的娇俏可人吸引着众人的频频观看。

    这两人俨然就是刚从皇宫出来的北倾洛和藤儿。

    “小姐,奴婢不明白,您为何非要出来而且还不能让三爷和夫人陪同呢?”藤儿跟在北倾洛身后,许久,才问出心中的疑惑。

    “藤儿”北倾洛转身搭着她的双肩,正色道:“有些事情,让他们知道后反而会让他们担忧,而且,你会真的认为我是出来随便逛逛吗?”

    “自然是不会,但奴婢也想不出小姐您出来做什么。”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北倾洛朝她微微一笑,随即转身向前走去。

    藤儿虽心中担忧,但也只能无奈跟上。

    两人在大街上逛了一会儿,不久后北倾洛便驻足在一所药堂前,打量了一会儿后才走进去。

    “小姐,您来药堂作何?”

    “既然来药堂自然是来买药”

    “小姐,您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我们这逛了也有一会儿了,您若是有什么不舒服可千万要跟藤儿说啊!”藤儿满脸紧张的看着北倾洛,生怕她出什么事。

    北倾洛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安心。

    随后,她拿出揣在衣袖中的纸给药堂的人,让他按照纸上的字拿药。

    “这位小姐,您所需的白灼草与连星花不够,您看······”

    “没事,有的我都有要了。”

    “好的,您稍作休息,药材一会儿就给您拿上。”

    “好”

    北倾洛找了把椅子坐下,走了这么一会儿,她的身子却也有些吃不消了。

    “小姐,可是累了?”藤儿走到她身边,见她拿药也没多问什么。

    “有点”北倾洛揉揉眉心,这副身体啊······

    约莫过了半刻钟,药堂的人将包好的药拿给她,因为数量挺多,拿着麻烦,北倾洛寻了个机会就将药放到储物戒中。

    “藤儿,你饿了吗?”

    两人走到一家饭馆前,饭馆中的香气早已溢出来,很香,但北倾洛却没什么感觉。

    “小姐,藤儿不饿,小姐可是饿了?”她顿了一下,又看了几眼饭馆里面,道:“可是小姐好像不能吃这些东西。”

    北倾洛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

    “洛洛!”

    北倾洛转头便见了站在离她不远处一脸诧异的欧阳重。

    “北小姐,你怎么会出来?身体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北倾洛摇头,“无碍”

    “重王殿下怎么会在这儿?”

    欧阳重挥挥手,“不用这么见外,唤我一声重叔便可”一句话,便略过了她的问题。

    “重叔”北倾洛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兴味。

    “洛洛,你现在可是空闲着?”

    “嗯”她点点头,“重叔可是有事?”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这丫头甚和我心,想要请你到我府中坐坐。”

    北倾洛挑眉,“既然重叔亲自开口邀请,小辈怎能有不前往的道理?”

    “哈哈哈”欧阳重爽朗的大笑,心中却是另外一番盘算。

    “如此,我们便动身前往吧。”

    “好”

    ······

    欧阳重的重王府位于白曜皇城城东,而他们此时处于城西,坐马车过去也用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还好路很平坦,不颠。

    “走了这么久,想必也饿了吧,听闻你身体不好吃不了外面的食物,所以本王便特意向兰儿问过,来,这是本王命人专门给你准备的汤羹,可能没你平时吃的好,但你先勉强吃一些吧。”

    欧阳重命人将准备好的汤羹呈上,端到北倾洛面前。

    “重叔有心了,这汤羹可是提前做好的?”北倾洛轻轻地闻了一下,随后一点点的吃起来。

    他这话使得欧阳重面色一僵,没等他说话,北倾洛看了他一眼又说:“看来重叔消息很灵通啊,若是想要小辈到府里陪您玩玩,在皇宫里说一声小辈便会毫不犹豫的前来,何须等到小辈出宫?”

    欧阳重面上闪过一丝阴霾,转瞬即逝。

    “我这不是怕你身体不好,不能出宫嘛。”

    “听闻前几日你与兰儿他们遇刺,如何,可有伤到?”

    “无碍,只是……重叔,前几日发生的事情您现在才来过问?”

    欧阳重面色一顿,道:“本王几日前到外城去了,昨日才回来,但还没找到机会去皇宫问问。”

    “原来如此”北倾洛慢慢的吃着碗里的羹汤,不在说话。

    而欧阳重则看着面前不紧不慢地喝着羹汤的女孩,眸色深沉。

    半晌,欧阳重才开口道:“这几日待在皇宫的感觉如何?”

    闻言,北倾洛抬头看他,道:“还好,只是有些无聊。”虽然她这些年在傅府都是这样。

    “我听宫里人说你要查我母妃的事,是真的?”

    “嗯,我闲得无聊,对这件事有些兴趣,边去查查了。”

    “如今可有眉目?”

    北倾洛顿了一下,“还没”

    欧阳重皱眉,不在说这件事。

    “会下棋吗?”见她已经把羹汤喝完,想着没什么事,就请她陪他下盘棋。

    “略懂”

    “正好,本王无事可做,可有兴趣与本王对弈一局?”

    “好啊”

    不一会儿,欧阳重命人摆上棋盘,两人便开始了对弈。

    一边的藤儿看着已经开始的两人,欲言又止。

    北倾洛瞥了她一眼,又开始专注于下棋。

    半晌,两人的对弈结束。

    北倾洛向对面的欧阳重拱手:“承让了。”

    “哈哈哈,果然聪明!本王没看错你”欧阳重大笑道,很显然,他输了。

    “重叔,汤我喝了,这棋我也陪你下了,如今天色已然不早,我该回去了。”

    “也是,本王再不放你回去,兰儿恐怕要四处寻你了。”

    “那重叔,我就先走了。”

    北倾洛起来,离开了重王府。

    欧阳重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勾唇一笑,是个聪明人,不过……可惜了。。

    出了重王府,北倾洛看着暗淡下去‘魔灵’勾唇,那熟悉的味道真是不得不令人怀疑啊……
  http://www.nkgtdr.cn/txt/114405/292933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nkgtdr.cn。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
下载app送1888彩金 重庆百变王牌中奖多少个才中奖 陕西快乐十分 河北排列期开奖结果今天 河北11选5开奖现场 北京快乐8app 极速赛车直播网 14场胜负 七乐彩100期开奖走势图带连线 11贵州选5一定牛 竞彩比分网球探 26选5奖金 广西快乐10分分析软件 浙江体彩20选5开 老十一选五时时彩视频 中原风采今日开奖结果 29选7彩票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