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章纠结

    “不会的,二小姐才多大啊?”胡飞笃定的说着。

    他是相信自家王爷的人品的。

    “第一次二小姐进府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呢。”王管家意味深长的说着。

    “那、、、那是意外。”胡飞摸着鼻子尴尬的解释着。

    王爷那叫声缠绵悱恻,至今扔绕梁三日啊。

    “说好三日,二小姐可真是个大忙人啊,如今都七日过去了。”南宫寒忍住一肚子的火气,压低声音的问道,只要她不是想有的没的,那就睁一眼闭一眼。

    “臣女惶恐。”燕颖答道,如今她只想安安稳稳的长大,然后在可以谈婚论嫁的年纪,嫁一个如意郎君。

    过着妇唱夫随的小日子,可不想中途就给这个冷面王爷给掐死了。

    活着才有机会解锁三十六种不可描述的技能。

    “还有你惶恐的事,那说来看看,何事让你见到本王,居然能情不自禁的失态起来?”刚才燕颖见到他偷偷摸摸的笑了。

    南宫寒在心里发起了闷骚。

    “难道你也和其他世家女一样,想成功的引起我的注意吗?然后名正言顺的入主我王府?”

    其实见到南宫寒失态、脸红、抛媚眼甚至装晕倒的女人比比皆是,简直是如过江之鲫。

    但是眼前这个丫头似乎和她们有些不一样,南宫寒安慰着自己的反常。

    他不能为了一个蒲柳之姿的女人乱了阵脚。

    面子上不好看。

    和他登对的应该是、、、应该是、、、

    该死怎么浮现出那张干巴巴的脸,南宫寒的脸色更是漆黑一片。

    “王爷是天启国的福星,我能给王爷做衣服,觉得是莫大的荣幸,所以一时喜不自胜。”

    燕颖咬着牙齿,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中挤了出来,南宫寒身上的霸气,让她有着很强的压迫感。

    一旁的紫月,早已直接跪倒在地上了。

    头低的低低的,浑身瑟瑟发抖,生怕南宫寒一个不欢喜,就让她们主仆的脑袋搬家。

    她给小姐存的嫁妆还没有花出去呢。

    南宫寒并没有理会这对主仆,一口气喝完手里的茶,把青绿色的茶碗往边上一推。

    他才不相信燕颖的鬼话,那丫头都敢在老虎嘴巴里讨食物,会为了给他做几件衣服,而乐的神魂颠倒?

    这样的鬼话连篇,久经沙场的南宫寒会轻易相信啊,别闹笑话了。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了一下,心情瞬间多云转晴。

    好话他也爱听。

    “呈上来,本王瞧瞧,如果有一丝的懈怠,本王定不轻饶。”南宫寒面无表情的说道。

    其实心里骚的一逼。

    紫月缩着脑袋把衣服毕恭毕敬的呈了上去,一步一步颤颤巍巍的,如同赴刑场一样。

    等回到燕颖身边的时候直接身体一空,差点支撑不住,摔倒在地。

    燕颖不动声色的扶住了紫月。

    紫月才稍稍站直一些。

    她们主仆的这些小动作他自然是看在眼里,他刚刚故意释放出来的杀意和压迫感。

    连胡飞都跑的远远的,为何燕颖不为所动?南宫寒不由的皱起眉毛。

    好一会才低头看看这衣服的料子倒还是上乘的,抖开一件银白色的衣服一看。

    款式确实也是独一无二,大致还算满意的,只是那袖口上绣个啥?看着挺喜庆呢。

    可是这个图案就算是见多识广的他也觉得稀奇。

    南宫寒一脸疑惑的指着那有点像猫的图案问道:“是猫吗?”

    燕颖点点头:“回王爷是KT猫,王爷真是好眼力。”

    嘴边甜一点,有糖吃。

    再说了这么抽象的猫,南宫寒也能认出来,看来不是绣花枕头啊。

    “它在干嘛?”南宫寒继续问道,虽然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

    “回王爷,它在欢天喜地的吹泡泡。”燕颖翻翻白眼答道,你连是个猫都看的出来,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它在吹泡泡啊。

    再说了紫月和章嬷嬷的绣工几乎栩栩如生,你这是要有多瞎啊。

    南宫寒盯着那衣服的袖子良久,脸上如同万年冰川一样,明晃晃的写着:生人勿进。

    “你觉得本王,穿个吹泡泡的猫,招摇过市合适吗?”南宫寒觉得那么的画面太美了,他自己都不忍直视,更别说那满朝的文武大臣了。

    “合适,这件银白色的衣服配上这个KT猫的点缀,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不仅能体现王爷英勇神武的一面,还有王爷淡雅闲情又有人间烟火的另一面,更是给王爷的威仪如虎添翼啊。”燕颖非常严肃的说着。

    说的她自己都差点信了。

    一点都不心虚一样,就好像偷吃了谁的糖,特么糖还在嘴巴里,却镇定自若的摇摇头,没拿,没看到,我不喜欢吃甜的。

    南宫寒都几乎要信以为真了。

    那丫头一本正经说的信誓旦旦。

    倒是走廊上的胡飞看到紫月拿了新衣服的时候,偷偷的凑了上来。

    看着这样的款式早就垂涎三尺了。

    这款式英明神武的王爷不合适,但是逗比侍卫合适啊。

    他忙越过紫月挤了上来问道:“这是哪个成衣店新出的款式?我瞧着新鲜。

    就是这猫我看着稀罕,好可爱啊,我好稀罕啊,成衣店里有还有得卖了吗?”胡飞爱不释手话音刚落。

    “不许再做第二件一模一样的,不然的话你的店铺怎么来的,我让你怎么还回去。”

    南宫寒冷冷的说,并且用最快的速度收拾起来自己的衣服。

    生怕会给人抢走一样。

    一旁的燕颖也是硬生生掐灭了一早想借着王爷给她成衣铺做广告的想法。

    挣钱固然重要,但是再重要自然也是没有小命重要的,好在早些天,她设计的其他几款衣服已经在成衣铺刮起一股风了。

    看来新鲜、时尚的东西在各个时代都是一样,会是容易给追捧。

    燕颖在想以后要不要搞个限量来抬高价格。

    毕竟物以稀为贵。

    一会她回去就要督促紫月和章嬷嬷马不停蹄的赶制几件给便宜老爹和黄叔叔才对,燕颖歪着头又在想新颖的图案。

    南宫寒偷眼看着,觉得这丫头萌哒哒的。

    好像去摸摸她的头。

    忍住,那是一只张牙舞爪的野猫而已。

    “王爷这衣服是我废寝忘食的设计出来的,不知道王爷可还满意?”燕颖笑着问道,因为她琢磨不出喜怒无常的王爷是什么想法,只好壮着胆子问一下。

    “尚可。”南宫寒淡淡的说着。

    “王爷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吩咐,臣女告退了。”燕颖反正也不等赏,想他给打打广告的想法也在和命重要的权衡中,硬生生的扼杀在摇篮里。

    还是早点离开这个冰山男比较妥当。

    “这就要走?”南宫寒甚至有些意外。


  http://www.nkgtdr.cn/txt/115656/316174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nkgtdr.cn。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
下载app送1888彩金 三中三公式规律阵图 股票发行价格 广西快3大小计划 今日股市实时点评 正版蓝月亮二四六精选 广西11选五平台 深圳市什么时候开始买彩票 兰州股票配资公司 天津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手机炒股软件同花顺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山东体彩11选五最大遗漏 江西11选5常规走势图 山东扑克3顺子中多少钱 股票开户哪家好 浙江快乐1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