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斗破之狮王争霸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与人作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与人作嫁

    在众人纠缠之间,那萧炎与小医仙也是猛然间发动了攻势,只见得其身形一闪,便是直接出现在紫翼冥王狮身前,

    “八极崩!”

    萧炎的拳头挥舞着,对着后者腰肢狠狠轰去。

    “天毒指!”

    与此同时,小医仙锋利指甲陡然暴涨,旋即疯狂的劈砍向那向她轰来的巨拳,指甲刮过那拳头上覆满的紫晶,顿时爆发出五道刺眼的火花,然而却并未给予对方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嘿嘿……”

    紫翼冷笑一声,巨大的身躯诡异一扭,躲开萧炎的拳头,又是一拳狠狠轰出,只听得一阵金铁脆响,小医仙那坚如精钢般的指甲,竟然便是直接被轰得粉碎。

    吃了个暗亏,小医仙身形急忙后退,看起来略有些狼狈。

    与此同时,萧炎嘴角勾起一抹狞笑,一把粗重的巨尺出现在他得掌心,脚掌再次狠狠一跺虚空,身形陡然暴掠而出,瞬息后,萧炎便是直接出现在紫翼身体之下,双手紧握重尺,对着后者胯下狠狠劈下。

    “焰分噬浪尺!”

    巨尺夹杂着剧烈的压迫风声,呼啸而至,那股劲风,令得紫翼双腿忍不住一夹。

    “草,这狗一样的东西,这是要我断子绝孙!”

    紫翼冷哼一声,扭了扭庞大的身躯,一脚也是狠狠朝前踹出,然后毫不退让的与玄重尺撞击在一起。

    “锵!”

    清脆的金铁交击之声响起,火花暴闪间,雄浑劲气自交击处荡漾而出,一道身影便是一阵急退。

    萧炎身体在空中几个翻滚,背后火翼急振,方才将之稳住,而反观那紫翼却是巍然不动。那焰分噬浪尺的巨大能量竟然是被紫晶完全的抵消而下。

    论起肉体力量,萧炎自然是无法与紫翼相抗衡,哪怕加上那沉重的玄重尺,这数万斤重的身躯也不是他能轻易撼得动的。选择与紫翼硬碰,无疑是最愚蠢的事情。

    深深吞吐了几口气,萧炎脸色变得越加凶狠,眼中寒芒闪过,碧绿色的炽热斗气猛然自体内暴涌而出,旋即铺天盖地的对着手中重尺暴涌而去,仅仅片刻时间,漆黑的重尺,便是变成一片碧绿之色,尺身之上,一缕缕的碧绿火焰,来回流转。

    “无知,我紫翼冥王狮最擅肉搏!”望着弹身而退的两人,紫翼略微得意的冷笑了起来。

    目光瞥了一眼断开的指甲,小医仙冷漠目光缓缓上移,然后停在那一脸得意的紫翼身上,纤指轻轻伸出,然后放入那小嘴之中,贝齿猛的一咬,殷红血迹溢流而出。

    沾着血迹的手指缓缓移到光洁额头之上,手指移动,瞬间后,一个奇异的符文,出现在了小医仙额头处。

    见到小医仙这般诡异举动,紫翼脸庞上得意也是逐渐减弱,双眉缓缓紧皱。

    随着符文的出现,小医仙那呈灰紫两色的眸子,猛然爆发出异样光芒,旋即眸子旋转间,左眼尽数深紫,右眼却是一片诡异的灰色。

    “你是第二个能让我将厄难毒体彻底解开的人,至于那第一个,如今已化为枯骨了,且看你能否吞得下这一波厄难之毒……”

    小医仙缓缓抬头,一头白发无风自动,额头之上的血色符文释放出一阵诡异毫芒,其声音,却是犹如从那九幽之下传来一般,不带丝毫情感!

    “萧炎,退后!”

    “天毒牢界!”

    随着萧炎退后,只见得铺天盖地的灰紫色粘稠雾气,自小医仙体内陡然间暴涌而出,旋即迅速扩散,几个眨眼间,便是将这片由空间扭曲而成的牢笼所遮蔽,一时间,外界的视线,也是被尽数遮挡而下。

    空间牢笼之内,紫翼脸色阴沉的望着周围那弥漫的灰紫色粘稠雾气,他能感觉到,这种雾气之中,蕴含着一种连他都是不敢过量吸入体内的剧毒。

    “好恐怖的毒气……厄难毒气果然不愧天下第一奇毒,在这剧毒空间中与之战斗,若是拖得太久的话,只怕真要命丧当场!天毒牢界,真是好狠的招式……”

    目光在周围弥漫的灰紫雾气之中扫过,旋即心神一动间,一层漆黑的火焰将身体尽数包裹,把那灰紫雾气隔绝开来。

    封闭的空间之内,一大片灰紫毒雾便是向着紫翼扩散而来,毒雾与冥火甫一接触便是迅速回缩,

    而紫翼脸色却为之大变。这雾气似乎还有着腐蚀的作用,毒雾弥漫间,他便是觉得自己身体之上的紫晶竟然变得柔软了许些。如此浓郁的厄难之毒,只怕以他现在的体质,当真无法完全吞噬下来!

    “天毒女,你如此彻底的施展厄难之毒,只怕离你完全爆发的时间就不远了,这样做真的值吗?”

    小医仙冷冷得笑道:“我本就时日无多,能拉上你也不冤枉。”

    “天毒牢界·破!”

    那回缩的灰紫色毒雾,却是陡然一凝,旋即犹如从其中心处传来了一股狂猛吸力般,将周围毒雾疯狂的吸扯而回。

    “既然你要如此拼命,那本王便奉陪到底!”

    喝声落下,一股磅礴能量猛然自紫翼体内暴涌而出,旋即四只粗重的脚爪狠狠一踏,便是向着小医仙飞扑而去!

    ……………………………………

    远处

    一头青丝随风而动,雅妃轻轻一捋,甜蜜的声音犹如从九天而下的仙籁一般。

    “袁衣大哥,交出火鳞鳄蛟吧。我想紫翼看在这么多年,你倾尽所有的喂养下,不会与你再计较什么了。”

    望着前方那道鲜红的人影,袁衣却是忽然喉间无比的干涩起来。

    交出火鳞鳄蛟,哈哈,那是他的命!他倾其所有方才喂养到六阶六星!谁要抢他的火鳞鳄蛟,他就跟谁拼命!

    袁衣脸色顿时无比冰寒,抚摸火鳞鳄蛟的右手忽然直接扣紧,然后猛然一扯,一道鲜红的血光划过天际,向着雅妃彪射而去。

    “小宝贝,拿下这个女人!”随着火鳞鳄蛟的出手,袁衣整个人也是跟着爆射向前。

    拼了,拿下这个女人,还有一线生机!

    然而下一刻,袁衣前冲的身形猛然一顿,不敢置信的望向前方,

    只见雅妃微微抬起右手,

    那越变越大的火鳞鳄蛟,在即将冲到雅妃面前时,身形陡然一缩,再次化为一条细小的鳄蛟,在雅妃轻抬的右臂上轻柔的停靠了上去,

    那只无比凶残的火鳞鳄蛟,甚至拿着它的舌头疯狂的舔着眼前那个女人的脸。

    “呵呵呵,小东西,我们又见面了。”

    “袁衣大哥,多谢了。”

    雅妃伸手将不住撒娇的火鳞鳄蛟抱在了怀中,伸头来回的磨蹭着火鳞鳄蛟的身躯,这一刻,火鳞鳄蛟是那么的温顺,那么的乖巧,它甚至还虚眯着眼无比享受着。

    袁衣茫然的问着:“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雅妃娇笑道:“袁衣大哥不是说了吗?这火鳞鳄蛟一生只认一主,当日可是我亲手为它接生的呢?算起来,我才是它第一个主人呢,呵呵,这些年,这小东西寄养在大哥那,雅妃多谢了。”

    袁衣望着在雅妃怀中,无比亲昵的火鳞鳄蛟,再听得雅妃那般言语,脸庞上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在一阵可比桃花的艳红后,噗嗤一声,一口鲜血猛然爆喷而出。

    “哈哈哈,满箱金,满箱银,不计成本把他喂,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袁衣仰天长笑。

    “噗”又是一口血喷薄而出,随之袁衣无比痛苦的抚着自己的胸口,那衣襟都在他巨力的抓扯下,被其生生扯下一块巴掌大的窟窿。

    这一刻,衣皇袁衣那满头的黑发竟陡然染上一层白霜,终于是在脸庞之上的笑容完全的凝固,袁衣缓缓闭上眼睛,两颗泪珠儿便是被挤出眼眶:“紫翼,你好,你好,你好狠啊!”

    “噗”

    “噗”

    “噗”

    一道人影陡然从空中坠下。

    一代斗皇,八扇门门主,衣皇袁衣,竟活活被自己气死!直到某一个人在残食其躯之时,才惊异的发现,其心脏,竟然是被自己的气血给生生涨裂开来的。

    与此同时,“啊”的一声,阴骨老被银老生生折断了四肢,姚家三兄弟也被金老活活拧断了脖子。

    广场之上,最后还在战斗的除了那剧毒之中的紫翼与小医仙外,便只剩下那一人独斗两大斗宗的鹰山老人了。

    而随着金银二老及韩枫腾出手来,包围上去,鹰山老人,惨笑一笑,不在负隅顽抗,束手就擒,凭他七品炼药师的身份,或许这还能有一线生机!

    所有的目光,再次汇聚向天空之中,那灰紫色的空间处。

    毒雾扩散得快,散得也快,

    仅仅几个眨眼间,那弥漫天际的毒气便是尽数回缩,而随着毒雾的退散,那一直隐藏在其中一大一小两道身影,也终于是显露在了所有人视线之中。

    遥遥天空之上,小医仙微曲着身子,那对深紫与灰色的双眸,一片空白,身体之上更是布满着血痕,甚至,那只右臂,此刻竟然已经是无力的低垂着,鲜血顺着她如青葱般的指尖不断的滴落而下,再衬托着她那张苍白的脸庞,看上去很是有些鬼一般的狞然。

    在小医仙对面不远处,那紫翼也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那如宝石般璀璨的紫晶,第一次变得是那么的黯淡无光,浑身上下,如淋上了一层硫酸般,一滴滴灰紫色的液体缓缓滴落而下,纵横交错的紫晶间,此刻已经被腐蚀出无数道沟槽。

    看两人这般伤势,显然,在先前的那灰紫毒雾空间之中,所发生的战斗,远比广场上任何一场战斗都来得激烈与凶狠的多……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已尘埃落定,

    “狮皇,看来你也非百毒不侵啊……”纤手轻抬,小医仙轻轻将其上一滴鲜血舔进小嘴中。

    “厄难毒体,当真名不虚传。只不过你再爆发一次只怕也离死不远了,而想要毒杀我,至少也要做到那一步才行!只是这样的胜利有意义吗?你真的就生无可念了吗?”紫翼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他未曾料到,将厄难毒体彻底解开,小医仙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毒素,甚至,连他体内的毒冥腐心丹,都是难以匹敌。

    小医仙目光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他说的没有错,她固然是可以依靠着厄难毒体的爆发而杀死紫翼,只是那般做,也是令得她灰飞烟灭。

    “放我们走!”小医仙阴声冷笑道。

    紫翼缓缓收回魔兽本相,再次化为人形,轻轻摇了摇头:“就这么放你们走,那是不可能的!”

    小医仙嘴角一勾:“那便玉石俱焚!有这一城的人陪我下地狱,我不亏。”

    紫翼笑道:“这一城的人是要给你陪葬,只是我们这些斗宗强者却是未必,或许有足够的时间让我们逃出你的天毒牢界呢。”

    莫天行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这两个该死的东西,这黑皇城可以说是他的基业啊!

    小医仙依旧是那么的淡漠:“那便赌上一睹!”

    紫翼将头转向萧炎:“小子,你忍心让这女人为你枉死吗?”

    萧炎冷笑道:“你们斗宗强者或许可以凭借空间之力跳出天毒牢界,但是她只怕不能!”

    萧炎指向雅妃。

    紫翼笑道:“也许吧,雅妃或许逃不出,不过以我三千雷动的速度,却也未必办不到,只是我不愿拿我的女人跟你赌这一把,怎么样,我为了我的女人放你们安然离开,你是否愿意为你那个女人留下点东西。”

    萧炎深吸一口气:“你想要什么?”

    紫翼道:“留下那卷天雁九行翅,你们便可以走了。”

    萧炎转头望向雅妃,嘲笑道:“雅妃姐,看来这男人也并非如何的爱你。”

    雅妃飞身上前立于紫翼的身旁,挽着紫翼的手嫣然笑道:“你也不必挑拨,我的男人,为我付出的已经足够的多了,便是我今天为他而死,我也无怨无悔。”

    此刻,小医仙的脸庞微微一动,虽没有望向身后的萧炎,但是萧炎却是能感觉到小医仙对他投来的目光。

    一阵思量后,萧炎深吸一口气:“天雁九行翅,拿去!”

    一卷金灿灿的卷轴从萧炎的手中抛出。“小医仙,我们走!”

    有那么一刻,小医仙那诡异灰紫眼中露出一抹欣喜。


  http://www.nkgtdr.cn/txt/116129/316173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nkgtdr.cn。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
下载app送1888彩金 免费资料一起中奖 陕西快乐10分赔率 股票融资比例ˉ杨方配资平台 最新体彩七位数开奖号 海通证券股票行情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情况 东京快乐8和东京1.5分彩 云南11选5口诀 股票配资搭建逻辑 广西快3官网 股票在线交易平台 极速时时彩在线预测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官网 股票开户选哪个券商好 13256平特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