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159章 我要死了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159章 我要死了

    荆园,云集居。

    老管家小心翼翼地关上门,看见有仆人过来,摆摆手示意他离开,不要过来。

    但他想了想,又招了招手示意仆人过来,低声说道:“让柳老队长带两个人过来。“

    仆人有些惊讶,但没有多问,连忙小碎步安静离开。

    “有老柳和我在,应该足以应对所有意外了。”老管家低声喃喃。

    柳老队长是和阳军的前军官,不仅精通凌虚、八稻流各种战法,更是将执剑战法修炼至‘登峰造极’,可以说是荆园里的最强者。他平日也不用负责荆园的具体安全事务,只是挂个名在这里养老罢了,普通荆家子弟也不敢对他无礼。

    当人掌控的暴力达到一定程度,那无论他在哪都能获得供奉与敬畏。

    但战法之路实在难走,辉耀二千年,无数英杰层出不穷各领风骚,将战法体系推演至巅峰,也不过是为后人踢掉这条崎岖之路上的碎石罢了。在过去,‘登峰造极境’近乎陆地神仙,战法衰微时全国甚至不过十指之数,而现在随便一个执政区,都有几位‘登峰造极境’武者坐镇边疆。

    而在铳械发明之后,顶级武者的威胁度大降,个人暴力不再能影响局势天平。饶是如此,但他们依然是无数势力的座上宾,随随便便就能担当军中要职。

    因为,暴力是一种稀有资源。

    武者,以拳争权。

    商人,以金争位。

    天下人熙熙攘攘,本质上都是在追求资源,因为资源可以变现为权力,当然权力也能变现为资源。

    因此拥有大量资源,就相当于掌握大权。

    荆家的资产,奴仆,金钱,当这些资源归属于一人时,那么他将掌握影响万人生死的权杖!

    没有人能对之不屑一顾!

    没有人能眼睁睁放过这种机会!

    荆家家主,这个名号所代表的力量,根本不是寻常人所能想象!

    “所以,真的能顺利吗……”老管家担忧地看着大门紧闭的云集居,双手合十:“希望老爷没事。”

    ……

    ……

    “你真的想好了?明天之后,荆家的一切资产,奴仆,全部都属于那个小子了,你所留恋的一切都不再归属于你,你说的话再也不会有人重视,你的生死再也无人关心,说不定那小子也会让你提前两腿一伸。”

    云集居内,一个雍容华贵的瘦弱老妇人坐在桌子旁,距离荆青蚨躺着的床有几米远。

    虽然她头发灰白,但梳理得很整齐,没有丝毫分岔,宛如一团泼墨落在洁白的纸上。坐姿端庄优雅,脸上毫无衰老的沧桑风尘,反而是充满成熟的知性优雅,可见年轻时的风采。

    不过她说话却是丝毫不客气,尖酸刻薄地点评荆青蚨,声音里满是冷笑。

    荆青蚨坐在床上,背靠着软垫,拿起旁边的水烟壶软管含在嘴里,深深吸了口奶白雾。

    “还吸水烟,”老妇人冷笑道:“你肺部现在已经被熏黑了吧?我之前见过吸水烟吸死的尸体,啧啧啧,剖出来肺部都是黑的烂的,又臭又恶心,不过倒也适合你,你活该这种下场。”

    荆青蚨没理她,像长虹吸水一样吞入白雾,扭曲在一起的皱纹顿时松开来,舒服地呼出一口灰浊烟雾。

    老妇人怒了:“你还吸?”

    “我要死了。”

    荆青蚨淡淡回应一句,便不再言语。

    老妇人微微一怔,也没再咬着这点不放,继续说道:“你真的决定好了?让那个臭小子成为下一任家主?你应该也调查过他吧?他就是一个心性变态福薄命贱的亡命徒,你将荆家交给他,只是让荆家跟他陪葬!”

    “他十年前被你赶出荆家,他对荆家和你早有怨恨,你怎么敢信任他?他自己的产业都是靠荆家的名声欺诈而来,他有何能力?”

    “而小武呢?他这些年一直跟你学习,学你的经商能力,学你的为人处世,学你的面厚心黑!他才是你的正统继承人,你居然现在放弃他,转而相信那个臭小子!?”

    没错,这位老妇人,就是荆正武的母亲,与荆青蚨和离的太夫人。太家商会在几十年前,也是一个名列银血前十的大商汇,荆青蚨与太夫人结合,可以说是强强联手,集团并购。

    只是几十年风云变幻,太家家主经营不善,太家便衰落下去,现在约莫是银血会中游水平。但这个显然不影响太夫人享受生活,哪怕她离开荆青蚨,也还是太家家主的姐姐,手里掌握着一大笔资产。

    只要有钱,女人离婚后依然是公主。

    而且虽然太夫人与荆青蚨和离,但荆青蚨非但没有针对她,反而让荆家多有谦让,其他人不知道他们耍什么花枪,自然不敢怠慢太夫人。因此太夫人离婚后反而越来越嚣张,跟各家夫人开茶会聊插花,快乐得不亦说乎,根本不需要男人。

    但她并非不在意荆家,至少她一直在意她的亲生儿子荆正武。不仅撬自己太家的墙脚,派浩海镜等人去为儿子效力,更是一直雇佣死士,去刺杀那个曾经扇了自己一巴掌的荆正威。

    其实太夫人并没有多重视荆正威,毕竟荆正威母族衰落不成气候,荆青蚨又不喜欢荆正威,将十几岁荆正威赶出家门,一看就失去继承权。太夫人也不是真想杀了他,只是被他扇了一巴掌非常不爽,所以花点小钱给他添麻烦。

    如果荆正威真的死了,那倒是意外之喜。反正是荆青蚨跟那个女人生的杂种,关她屁事?

    只是太夫人万万想不到,这两个月居然发生了那么多事,山水轮流转,一直不受重视的荆正威依靠《青年报》扬名玄烛郡,而她优秀帅气有礼貌的完美儿子却连连碰壁!

    现在,荆青蚨甚至想将家主之位传给荆正威!

    如果荆青蚨不回心转意,那个臭小子就真的成为荆家家主,她儿子再也没有回转余地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太夫人昂起脑袋:“你不就是觉得荆正威够狠,够残忍,擅长玩弄人心,符合你那个所谓的枭雄幻想,所以你觉得他就是最合适的人选?拜托,你到现在都不懂幻想和现实吗?荆正威这种人,根本不是经商的料子,他就是一个赌徒,只是他赌赢了!你能保证他一直都能赌赢吗!”

    “但小武不一样,你只要再给小武一点时间,小武肯定能交出一份让你满意的答卷!”

    “我要死了。”

    荆青蚨长叹一声,咬住软管,吞吐白雾。

    太夫人气息一滞,沉默片刻后说道:“你这样一意孤行,是得不到支持的。”

    “荆家上上下下,一半人都看好小武的未来,而另一半人则是看好那个被婢女迷了心窍的丢人玩意……你强行将荆正威扶上来,只会导致荆家动荡。”

    “说不定,荆家分崩离析,就在眼前。”

    “我明白你的想法,我也知道你对荆正威的看好。《青年报》确实很厉害,这些年来想办报纸的商会也不少,但只有《青年报》能在短短两个月成长到能与《玄烛报》掰手腕的体量……荆正威确实有才能,我不否认。”

    “荆家与其他商会相比,就是名声太差,缺乏影响民众的口舌。《青年报》填上了这个漏洞,如果它能提前十年出现……哪怕你这一代当不到银血会会长,下一代荆家家主也能当上。”

    “但荆家现在需要的,不是一个开拓者,而是一个守成者。”太夫人叹息道,“荆家太臃肿了,内部关系错综复杂,各方利益千头万绪。这是一台巨大笨重的机器,需要有人调理好它,修好它,维护它,才能让它继续长久地运作。”

    “这是一个细致的技术活。小武跟了你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学会这套技术活。”

    “哪怕不是小武,你选那个被狐媚子迷惑的丢人玩意,甚至是你在外面跟哪个贱人生的杂种,都比荆正威要好——他们好歹明白荆家是急需修理的老机器,不会贸然乱动。”

    “但荆正威……”太夫人认真说道:“他只会疯狂启动荆家这台机器,朝着他的狼子野心狂奔——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青年报》里的各种文章都别有用心,他绝对不仅仅当荆家家主,他也不满足当荆家家主!”

    “青蚨,荆家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你希望它就这样毁于一旦吗?你犹豫了这么久,忍受病痛苟且偷生这么久,难道就为了将荆家交给一个疯子,一个赌徒,一个,一个……”

    “我要死了。”

    荆青蚨轻声说道。


  http://www.nkgtdr.cn/txt/117198/316173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nkgtdr.cn。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
下载app送1888彩金 江西多乐彩11选5一定牛 3d试机号口诀破解秘籍 通达信股票涨停公式 北京快3手机版 怎么算是聚众赌博 河南体彩11选5走势图 牛股票推荐 广东26选5开奖视频 上证指数多少点上证指数 快乐10分计划 今天股票下跌多少家 腾讯5分彩走人工计 浙江11选五技巧任4技巧 同花顺炒股软件靠谱吗 福建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天臣出资